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中泰原创 > 历史 > 崛起烽燧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异族不可信

崛起烽燧 第一百二十三章 异族不可信

作者:耕心堂一学童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3-01 16:46:39 来源:笔趣阁4

长安城的大火终究还是灭掉了,但燃于屋檐的火光熄灭,人心中的怒火却燃了起来。

南大营营啸,府兵损失一时间超过万人,其中伤七千余,残千人,陨两千,十六卫丢了脸面。

圣人赵钰民震怒之下,四位正三品大将军被免,从三品卫将军七人被免,一人被斩。

南衙十六卫,八军十六卫位大将军,共计大将军八人,卫将军十六人,如今存者只剩半数。

一道圣旨,南衙十六卫可谓面子里子都丢完了。

长安大火前,南衙府兵八位正三品大将军,十六位从三品卫将军,反观北衙禁军,只有六位正三品的卫将军。

一夜之间,南北两衙的南强北弱的态势被打破了。

独孤靳上朝时,原本属于南衙将军们的位置上只剩下了一半熟悉的面孔。

军中竞争不可动用武力,但是那里没有竞争?

军械,粮草……诸多辎重,谁先谁后?

战场主次不争?

何来功勋!

限于天子六军的天然限制,北衙禁军虽然超品置级,但是高品将军人数上的劣势却始终拿不到军中的主导权。

北衙禁军是天子亲军,南衙府兵是大乾正军。

禁军听命圣人,府兵听命兵部!

圣人赵钰民罢免南衙将军,兵部关于南衙将军的任职折子就在圣旨刚刚宣读后宣读了出来,圣人赵钰民苦笑着一言不发,九寺五监的寺卿沉默,三相与六部尚书连发九声:“可”。

三相当着圣人赵钰民的面用印,定下来新的南衙将军任命,南强北弱的态势又恢复了往昔。

圣命难违,但,国有法度。

大乾从来都不是帝王的一言堂。

君臣共治,乱臣可斩。

这八个字是齐献帝禅位乾太祖,大乾立国大典时,告天金贴中写在首句的八个字。

前四字是大乾帝王的自我约束,后四字是大乾臣子给自己君王的承诺。

大齐献帝少年存志,壮年征伐四边,文治武功双全,若不是听信谗言,导致国乱,失掉民心,不得不禅位,余生中这位昔日帝王以臣子之礼奉昔日臣子。

圣人赵钰民看着朝堂上那些会错意的大臣们也不去解释,轻叹了一口气:“昨夜大火乃是意外,天干物燥还需提醒百姓小心火烛,兵部户部昨夜折损儿郎的抚恤,以战论处,全数发下去。年关年关,呼……”

一场大火落停,朝堂上的变化转瞬即平,但是长安城中那两个烧焦的坊,还有那烧死烧伤的两万多百姓却让圣人赵钰民难以平静。

“令北衙禁军抽调精骑四千,灭关山草原折箩部,速战速决,一年事,一年毕,长安的百姓不能哭着过这个年。”回到深宫的圣人赵钰民面带寒霜的伸手接着天上飘散的雪花,对着假山说道。

布满老茧的手掌丝毫看不来这是养尊处优的人的手掌。

“买卖不成,便敢在我大乾国都放火掠夺,害我百姓,内附,狼子野心不死,异族不可信啊!”圣人赵钰民看着手心的雪花融化,手心的寒意却让这位所有人眼中慵懒的帝王生起了无边的杀意。

“喏!”冷冽的声音从假山中传出。

“狼就是狼,喂不熟!”北衙禁军军衙中独孤靳看着牡丹内卫送来的圣令,压着怒火,咬着后槽牙,恨不得饮其血,食其肉!

“羽林军令,神武军令,神威军令,各卫抽调骑将精骑,圣人要从祖地运些宝物,年节送于诸位大臣勋贵。”

北衙三军六卫,上将军之位空悬,军令只有两位卫将军全数同意才可签发。

而让人奇怪的是,往年祖地押运的事情都是羽林军亲自负责,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三军齐上。

说是抽调,那便抽调。

苏策的前军府中只抽调了一旅百余精骑,张朗留守前军府,苏策与关熠率领从军中抽调的百余精挑细选的精骑前去卫府。

押运宝物的军令,有功劳没苦劳,只是一次行军而已,但是苏策和关熠到了卫府汇合其他军府后,五百余骑却由独孤靳亲自率领。

关熠首先发现了有些不对劲:“将军,辎重的车辙印深了!”

苏策骑在马上定睛一看,辎重马车车轮压过路面留下深深地车辙印,若不是关熠提醒,苏策还真发现不了。

苏策没有说话,只是催着战马往羽林军辎重车队的方向靠了靠。

“吱呀吱呀……”辎重马车发出呜咽,显然车上可不是空载,而是拉着重物。

临近年底,官道上想要趁着过年大赚一笔的商人们赶着马车往长安运送年货,军队和商队擦身而过,苏策看到辎重马队旁的一个羽林校尉松了一口气,白色热气在冬日的寒冷中凝结成霜。

苏策裹紧身上的棉麻披风。因为不是战事用兵,所以这四千精骑与一千辎重都是轻装,也就是穿着皮甲。

只是走了快七日,马上快到乾州祖地的时候,整个队伍却依旧向西而行。

此时不仅是苏策关熠,其他的军中将领们也发现了端倪。

“慎言!”苏策看着关熠的询问的眼神连忙制止了关熠的发问。

“此去关山!”关熠催马到苏策身旁小声的说道。

“关山?”苏策疑惑的小声问道。

“将军不知,我大乾在关中有处小草原,大乾对百年时间一直对九胡用兵,昔日草原大部落共有拥有超过十万牛羊的大部落九支,这也是九胡名字的来源,但是除了这些大部落外,还有拥有万余牛羊的小部落几十个。

安北都护府,两年一伐,十年一征。现在只剩下了九支大部落,至于那些小部落,要么被大部落吞并,要么就是内附了我大乾。

那些内附的草原部落都被安置在了关山草原为我大乾牧马。

你也是边军出身的,草原上的马牛羊骆驼五畜,供养不了那么多的九胡人,因而九胡人年年秋高之时便会南下抢粮。

今年北衙禁军新立,咱们胯下的这些战马就是关山草原养出来的马匹。”关熠说的兴起,苏策也觉得新鲜。

于是询问道:“说到战马,我自小长于水乡,相马之道不精,不妨多说说,打发些时间。”苏策递给关熠一个小铜壶,里面是离开长安时带的烈酒,四十几度的烈酒饮上一口,浑身的寒气转瞬即逝。

关熠前两天行军的时候就闻过苏策喝的酒,明显比军中配的祛寒酒烈。

“嘿嘿,谢将军!”关熠接过铜壶却不喝,揣进怀里,百果酿的名头在长安隐约已经有第一烈酒的名头,想来主人家喝的酒比起市面上的酒好出来很多,若是用来祛寒未免有些浪费,好酒就要慢饮。

“你啊!”苏策指着哭笑不得,一壶酒而已,不至于,关熠撇了撇嘴小声说道:“某好酒,您家的酒都被炒到十贯一斤了,喝不起啊。”

“在这等我呢?以后下值后自己去苏庄拿酒。”苏策没有说拿多少,关熠也不追问,苏策不是小气的人,置办家业后,苏策一家人也不是奢靡之人,苏策也没有用太多钱的地方了,百果酿过了今年苏策就准备纳税了,再用封地产出免税的名头可堵不住户部的税吏。

说道税吏,这些为国收税,以酷吏自夸的“疯子”,即便是大乾的国公们都不想招惹。

毕竟这些“酷吏”最擅长的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恨不得死在勋贵富商的家门前,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谋求三代官身。由吏晋官,就像军功得爵一样,不就是一条命吗?

苏策打了一个寒颤,显然苏策也听说过税吏的事情,苏策承认自己是有些怕了这些“疯子”的。

既然苏策想问,关熠也正好讲到兴起之处,便接着说道:“大乾马匹分为军民两种。民马因各地气候不同,血脉退化,除了那些百里挑一的骏马外,剩下的马匹只能用于拉车运货,您说说,咱们大乾军中的战马,就像咱们现在骑的战马都是哪里来的?”

关熠卖了一个关子,苏策不由得想起自己从军时买下的第一匹小马驹,自己好像都没有骑过一到安北都护府就卖掉换了钱粮:“别卖关子了,你的意思是这关山也是军马马场,但是军中马场可没有提到这个关山啊?”

关熠看着隐约看到前方的一处军驿,也不卖关子了:“关山马,民马第一,因为关上草原上都是草原内附的九胡人,说到底咱们大乾人养马还是比不过这些草原上长大的九胡人,关山草原本是大齐最大的马场,后来因为战事,马场的马匹被抽调一空,伤了根子。

后来内附的九胡人不管是放到哪里,咱们大乾都不放心,索性丢去关山草原,内附了便是大乾百姓,给了条活路,为大乾养马,可以交易给兵部,换取钱粮。

八十年余年下来,关山马似乎又有重振雄风的势头,咱们北衙禁军新到的战马就是关山草原的马!

将军您说,这到了乾州地界怎么还往西走啊?难道这次圣人封赏大臣准备用骏马吗?”

苏策摇了摇头,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没有回答关熠的问题。

到了军驿,说是军驿,不如说是小型的军营,大不过只能容纳千人,冬天天色晚的早,估计今晚又要露宿了,苏策吩咐了关熠一声:“安排人扎起帐篷,夜里凉,注意保暖,莫要冻伤。”

望着血色的夕阳,苏策回想着这几天的奇怪天气,这几天也不下雪,瑞雪丰年,似乎长安的大火赶跑了云彩,也不知道此去是否如同关熠所说那样,只是去买些骏马。

不过,买马怎么需要四千精骑呢?

7017k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swap.i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