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中泰原创 > 仙侠玄幻 > 执剑纵长歌 > 第143章剑道雏形

执剑纵长歌 第143章剑道雏形

作者:桃花仙人儿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2-03-01 16:45:26 来源:笔趣阁4

青玉台上,萧遥生挥剑逼退夜白衣的一幕让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

而且看样子,夜白衣似乎还力有不逮,愣是退了几步。

只见萧遥生一剑舞罢,眼中带着几分张狂之意,朗声道:“我手写我心,我笔抒我情,我即字,字即我 ,人与字一体,书与意一态……夜掌门,你可挡得了我这临摹大家的《自叙帖》吗?”

自叙帖?

群雄听到萧遥生的话,不由眉头紧皱,凝思不解。

毕竟江湖草莽,又有几个是真正识过字,读过书的,文学著作都有几何,名画字帖可曾观摩?

所谓江湖人士,大多都注重个人武功,或有争权夺势,却也不过是打打杀杀罢了!

不过并非所有门派都是如此,类似武当、全真等道家门派,对门下弟子的身心品德修养还是十分注重的,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也多有涉猎。

李彦江微微一愣:“名家怀素的《自叙帖》?”

看着场中大部分人都一脸困惑的样子,赵玉坤忍不住叹道:“被誉为天下第一草书的名帖,天下除读书才子外,竟无人得知,井底之蛙啊!”

李彦江听到师公的话,不由问道:“师公,这华山萧掌门是将剑法融于字帖书法之中了吗?”

赵玉坤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语气颇有些畅怀道:“不,这华山派的萧掌门天资卓绝,他是将书法融于了剑道之中,远要胜过以剑代笔,临摹书法的技艺。”

饶是他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想到有人会将剑法真意领悟到这个地步,适才说众人是井底之蛙,又何尝不是在叹自己。

自叙帖……夜白衣微微愣住,关于这副名帖他还是听过的,当然,也只限于听过而已。

“那便领教萧掌门高招!”

夜白衣沉哼一声,再次抢攻上前,长剑自上而下的劈斩开来,寒冰真气附着在剑刃之上,自左右相分,无论对方如何闪避,都难免要被寒气伤及,侵入体内。

然而萧遥生却是不闪不避,举剑挥来,二人长剑相撞,寒冰之气攀附而上,眼看着就要侵入萧遥生手臂,只见他曲臂一震,一股既不是内力真气,也不是剑气的力量顿时将寒冰之气驱散,震出了体外。

“这是……”

夜白衣微微有些心惊,赶忙又刺出一剑。

萧遥生身随剑动,剑由手驱,在空中不断的勾画着什么,看似凭空多出了许多不必要的招数,却偏偏又能将夜白衣的攻势打断。

身临其境的夜白衣神色严肃,深知那怎是多余的剑招,完全是为了封闭他退路的虚招,只叫他避无可避,只能循着对方的意志来进退,而且萧遥生的剑招虚虚实实,此刻这一剑看似是佯攻,但等他跻身上前之际,又能立时变为实招,实在防不胜防让人避之不及。

萧遥生的剑法疾中有缓、缓后愈疾、此起彼伏、变化无穷,当真是将一个狂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二人接连出剑,互相拆解,奇的是萧遥生出剑时的神态,好似醉酒一般,身形摆动的幅度极大,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所指长剑也是忽高忽低,夜白衣想要抽身暂退,但自身就如同陷入泥潭中,无法挣脱。

随着萧遥生出招越疾越快,夜白衣便愈加有种受困牢笼之感,长剑横掠间,铮铮作响,就好像困兽用爪牙撕咬钢铁牢笼般,纵然火花四溅,牢笼上布满爪痕齿印,也是无济于事。

而场中懂剑之人也是纷纷从之前的错愕,到现在的正襟危坐,昂首以视。

吴道子更是观之喟叹:“角露初锋时,只觉惊奇莫名,叹为观止;继而又觉简单粗糙,点画无形,有失 精妙;再之,便觉浩浩茫茫,神秘莫测,剑意纵横,气势恢弘,不知其所止,不可望其项背。”

便是他也不禁自惭形秽,感叹对方的剑法之奇,自己已非其对手。

杨灵目光灼灼的盯着场中的逍遥生,心中惊道:“当日他竟没有使出全力!”

若他日在山岗之上,逍遥生要是施展的这般剑法,他当真要难以招架了。

华山派。

柳清歌看着场中的逍遥生,不由笑道:“萧遥的剑法端的是诡秘莫测,遇强则强,便是我与之对上了,也讨不到好处啊!”

萧胜锋在一旁说道:“老祖清醒时曾有言,遥生的剑法重意不重力,当意念通达之际,剑法自可通神,今日得见,果真是了不起。”

说来,这也是他的儿子,此刻见其大放异彩,心中也是不甚欢喜,与有荣焉。

柳清歌讶然:“贵派的吕老前辈?”

“想不到你居然还记得我华山有这号人物?”

萧胜锋不禁多看了他一眼,华山派的这位老祖据说是年轻时练剑走火入魔,最后把自己锁在思过崖中。

上两代华山派掌门曾入思过崖中查看,但只找到两截断裂的铁链,并无这位老祖的身影,因此这数十年来,华山中人都以为他死了。

却没想到近几年又突然出现,并找到了萧胜锋,而他这才知道这位当年惊才艳艳的老祖并没有因为走火入魔而死,但不知是否因为这个原因,导致老祖的神志不太清楚,时而会发疯。

索性他很少离开思过崖,也从未下过山去,萧胜锋就没有过多理会。

面对萧胜锋的诧异,柳清歌赶忙解释道:“是萧掌门与我谈及过,当年的剑魔吕良,至今还是江湖中人挥之不去的梦魇啊!”

萧胜锋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没有再说话。

对方打什么主意,他心里一清二楚,只是现在华山的掌门不是他,有许多事他也不想管,当然,面对剑侠,他也管不了。

场中。

随着二人的剑法凌厉,青玉台上的青砖砰砰炸裂,剑气纵横间,飞沙走石。

萧遥生意念通神,犹如当年的执笔人在世,挥墨泼毫,剑法已入化境,一剑疾出,如狂风骤雨,呼之欲出,如闪电雷鸣,腾空欲飞,持剑之姿,更如壮士拔剑,神采动人。

哪怕不通书法之人见状,也不由被他这般风姿所折服。

只见夜白衣额头上冒出细汗,第一次感到了压力。

(本章未完,请翻页)

纵使他剑法高超,却也无法伤到对方,反倒仍由萧遥生的古怪剑法所摆布,空耗内力。

若再这般下去,他必败无疑,心中大为焦急。

“我练剑十年,近日得剑法大成,本欲在剑法上击败四派高手,以正威名,却不想今日杀出一个萧遥生,我夜白衣终是小觑了五岳剑派!”

夜白衣心中念头浮起,知道此战必不可败,当即轻喝一声,丹田之中的极阴内力顿时如溃堤的洪水般颠覆而出,一股极阴寒气向着整个青玉台上蔓延,使得青砖之上结出一层薄冰。

萧遥生顿感一阵寒意袭来,当即以自己书法化剑的“意”为劲,将这股要侵入体内的寒意驱散开来。

古人论书,主张形神兼备,而尤重神采,神采即为“写意”,自少年之时,萧遥生就临摹了这《自叙帖》不下万遍,加上他天赋惊人,也是渐渐领悟了这副名帖中的“写意”。

待到他弃文从武后,以剑代笔,将书法融于剑法之中,这股磨练而出的写意不知为何,变成了类似于剑意罡气的力量,据吕祖所说,这是剑道雏形,他不懂何为剑道雏形,只知此意通神,可阻断万法,甚是奇妙。

萧遥生一剑阻隔了寒意的侵袭,当即转守为攻,剑法行气连贯,气势充沛,虚实变化,已至最杀伐精妙的时刻。

而他的一副《自叙帖》也即将写到了终章。

“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胸中气。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

只听萧遥生话音落下,随即长啸三声,斗到酣处,心中难免积气鼓生,此刻啸罢,顿觉胸中之气尽数发泄完毕,心境颇和贴中的意念。

突然,他身行似鬼魅潜行,长剑更如那寒渊中呼啸而出的疾风,纵横飞掠间,已是出了十剑、百剑,漫天剑影,只叫人心惊骇然,目眦欲裂,眼睁睁的看着铺天盖地的绞杀而来。

见此情形,夜白衣也不禁慌了几分。

他左手一扬,立时一股寒气覆与手掌之中,使得整只手如白玉般,旋即挥出数十道掌力,将这漫天的剑影挡下,同时右手握剑,剑刃上寒气冷冽,挥斩而出。

青玉台上,剑气,寒冰掌力交错碰撞,震得碎石飞溅,宛如一道道暗器射向看台。

只听砰砰数响,有数枚碎石直接镶入了木桩之中,劲力之深,几乎要将这木桩折断。

群雄见况,纷纷退避开来,生怕被这飞石打在己身。

吴道子看到这一幕,又惊又叹道:“这二人一个剑法通神,一个神功盖世,皆不是我能抵挡的啊!”

他本以为无量剑派的剑术天下第一,今日得见五岳剑派比武,当觉井底之蛙,坐井观天。

若不是有杨灵的加入,只怕下一届的五岳会盟,他都没脸再来参加了。

见夜白衣以掌剑将自己的攻势尽数挡下,萧遥生也不由大呼兴起。

“夜掌门好武功!”

“萧某这还有最后一招,你若接下,我便遵你号令,奉你为盟主!”

……

(本章完)

7017k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swap.i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