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中泰原创 > 仙侠玄幻 > 返虚 > 第三百四十章:人心

返虚 第三百四十章:人心

作者:拂弦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2-03-01 16:46:04 来源:笔趣阁4

周乙心知自己以猜测真相,可若真是如此,那人的心思未免深的可怕。

勇王何尝不知,在他看到来信时也着实被震惊了一番。既有关于信中的真相,也有关于写信人。

想到这里,他半晌才叹道:“验师近来都在忙什么?”

“他?”周乙愣了一下,奇怪刚才的信难道不是陈留所寄?不然怎会无端端的看完又问起,不过显然勇王没打算给他答案。

遂理思绪道:“据传抚灵阁已有些日子不见人出入,殿下怎的想起他了?”

“没什么,随口一问罢了。这宫里上下你让人好好盯着,四弟那边若有消息记得告知本宫。

另外,九曜楼的事情记得办妥。”说罢,刚坐下的他起身往外走。

周乙看的眉头紧蹙,道:“殿下去哪儿?”

“找不到老四,本宫想去梅坞走走。”

闻言,他不再阻碍,道:“殿下慢走。”

勇王颔首,没在多言,只倒背着双手缓步离开,一步一步向梅坞而去。

然周乙晓得梅坞清冷是个散心的好去处,却不知散心是真,找答案也是真。

如果照信中所言,浥轻尘即是背后主使人,那么当时人在梅坞的人是如何做到?忘忧他们也盯了许久,以其能为火是她放的不假,但不足以有如此惊人的危力。

而浥轻尘合则合矣,可她又是如何做到?

这梅坞在瑞锦宫内,不说铜墙铁壁但也不是谁人都可以来去自如。更何况,还是在重重首位监督之下呢?

还有,她是如何瞒过百里素鹤等人?又为何昔可为其死,今欲杀?

若在以前说百里素鹤是灭疏星楼的凶手,自己可能会信。然目下的情况,有太多的疑点,便是她亲口所说,也只能哄哄不知情的人。

实际上,已经难以自圆其说。

何况相处之下,他自认看人还有几分眼力。

毕竟,他对她的怀疑从未消失。

也就百里素鹤不知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当初一心保她,替其摘清。

而今……

想了半天,可谓是头大如斗。

勇王穿过梅林,挑眉看向眼前的房子。那时人就被禁在里面,她是如何不惊动众人而将义室毁尸灭迹?

思及此,他之目光陡寒。

拂袖间自有一股柔和且不可抗拒之力,推开紧闭的木门。

随着吱呀声响,身形瞬作残烟射入其中。

登时,木门啪的合上。.

整个梅坞一片死寂……

而另一头,作为老子的弦不樾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在见过大儿子,即让杨允安排他出宫。

事情对杨允不难,但他不想冒这个风险。百里流年虽未明示,然百里府和监察天司的反应算是已经把答案摆出来。

菰晚风的株连九世,亦是言犹在耳。

表面上看,一心向着王宫,却是要趁主上昏迷借月殿下的手,陷整个王城与死地。

月殿下顺其心意,则万劫不复。

拒绝,亦是民心。

无论如何,其都是狼子野心。

而没了文宰的少真府,派系林立不说,箕鴀此人本身就是个小人。

这样的三大家,无疑使局势更加外忧内患雪上加霜。 无\./错\./更\./新`.w`.a`.p`.`.c`.o`.m偏生此时,主上非得出宫。问题在出宫不难,难的是他们怎么出去又回来,还不被发现。

弦不樾坐在椅子上闭目调息,杨允的担忧他一清二楚。可越是如此,他越得往九曜楼走一趟。

不求对方能在此劫中伸出援手,但求心中所疑得解。

约莫过了半柱香,杨允从外面领了一个人进来。低眉拱手,宽大的衣袖遮住其容颜。乍一看,竟有几分眼熟。

两人行至其跟前,作礼道:“主上。”

“。(下一页更精彩!)

办妥了?”

“只差主上一点金血。”杨允抬眸道。

闻言,弦不樾双眼猛然打开。毫无久病之气,反而略显犀利摄人。

但很快,这道光芒被他掩去。

起身对那人道:“抬起头来。 w_/a_/p_/\_/.\_/c\_/o\_/m ”

那人依言而做,当双手放下的刹那竟是另一个自己。

不同于化身,替身,这是一具有血有肉的偶人。唯独差的便是一点金血启神识,他便能活过来。

他会按照原主所思所想行事,而原主亦可千里万里之外对其掌控。

任你大罗神仙,也难断真伪。

弦不樾凝气刺破指腹,霎时一颗红艳欲滴的鲜血滴溜溜绽出金光,随其轻轻点入偶人眉心。

顿时偶人神光内敛,抬眸道:“主上。”

“嗯。”弦不樾颔首,下一刻指腹已光洁如初,对杨允道:“此处交由你二人,孤去去就回。”

杨允欲言又止,拱手道:“主上小心。”

偶人亦作礼恭送,然等弦不樾一开。其身上气势陡然拔高,与弦不樾本人一般无二,便是杨允看在眼里,也暗暗心惊。

这,太像了。

偶人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却在转身学弦不樾坐下的的刹那,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很快,快的即便是杨允也没有发现。

在一切看似平淡中,弦不樾算得上有惊无险的来到九曜楼。

一身的寻常人士打扮,头戴冠脚穿靴,看上去颇俱几分富户之气。不过在九曜楼的姑娘,人家不图金不图银。

是以,他这财主模样反倒没有姑娘愿意搭理。

愿意搭理的,早有客人作陪。

使得他顺顺当当找到一枝春所在,一枝春知他会来,一早便把底下人打点好。

在见到弦不樾时,她有意把人晾在一边。

弦不樾拱手道:“初次见面,多谢夫人赏脸。

一枝春闲来捻花,那插在瓶中的花便悠悠飞到纤纤玉指间,低头轻嗅,状似不经意的说:“阁下身份尊贵,见我为何?”

“明人不说暗话,孤不求夫人插手此间,但求夫人一解心头之惑。”

“哦?你就这么点要求?不多求两遍?说不定你说的多了,我一心软,就答应了?”一枝春松了手,那花倏的被化作齑粉。

随她一颦一笑,眨眼落入尘埃。

弦不樾抬眸,道:“天道自然,孤不会逆天而行。

但在方寸之内,孤要求个明白。”

一枝春眉头微挑,旋即笑道:“这么说,弦天主是有备而来咯?”

“不敢当,但求夫人实言相告。”

“好说,你欲问何事?”

“第一件,许久吟的人来历?”说罢,他之双目瞬间灼灼。

“别的我不能告诉你,但可以告诉你他勉强算个解印人。

不知这样的答案,弦天主可还满意?”

弦不樾闻言,悄然松了口气。一枝春不说具体,然凭解印人的身份不难大致断出其出处。

道:“不敢,这第二件事,便是百里素鹤。”

一枝春看了他一眼,方缓缓挪开目光,道:“他不在城内。”

“那在何处?”

“倘若不出意外,他应该在前往无生门的途中。”

“无生门……”那不是百里素鹤现今投身的门派?此时此刻离开王城前往宗门,莫非……

想到这里,他向一枝春求证。

一枝春柔掌轻拂,一边的几上已然多了杯清茶,道:“弦天主,请坐。”

弦不樾稍作犹疑,即有了决定,坐下道:“多谢夫人赐茶。”

“先别急着谢,我这茶也不是谁人都喝得。得看,喝的人够不够胆,有无福气受用。”

“如此说,孤更得喝上一喝,方不复夫人。(下一页更精彩!)

美意。”

说罢,低头浅酌。

初入喉一线甘甜,后勇猛。

再来便是惊涛裂岸,百丈波澜。 w_/a_/p_/\_/.\_/c\_/o\_/m

熬过后,方得徐徐平静。

再看看自己手掌渗出的血色,作礼道:“承夫人大恩,容后图报。”

“别介,这茶原也不是我的。既然它和你有缘,便是你的造化。”

弦不樾心头一颤,道:“此茶是?”

“他人所赠。”说完,她顿了顿,又道:“弦天主昏迷这些日子,可知欲海天都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话可谓问到实脉,也问得他心下猛沉。

道:“说来汗颜,孤尚未来得及详加了解。”

话音一落,即觉背后已经冷汗透衫。

他这话也是诚实之语,除了儿子那桩他真没来的问杨允。而杨允为请偶人,着实没时间同自己汇报太多。

被她一问,顿生不安。

一枝春道:“在弦天主昏迷的日子,远的不说,就说近的。

当日百里素鹤同邹寂人、许久吟自常帶子、凤山、石将军手中救下一人,此人伤重,百里素鹤为断后,托二者带人前往维叶谷。

幸得先生出手,保住一命。

后几近艰辛,护送至本楼。”

“是……御魂门解印人?”一想到昏迷之前种种,答案便自己从腔子里呼啸而出。

像一双大手,刷的把胸膛撕裂,然后从里面往外跳。

一枝春颔首:“这只是其一,自你昏迷。魔界便以玉南薇使宗为借口,兵出百妙峰。以照红装为首的群芳台力破小桐流域,而今被墨如渊、扈西河阻在破阳岭。

但这不就长久之计,因为如今是照红妆不在魔营。一旦她回归,这些人绝难抵挡。”

“这……”

“另外,八风岛也没有闲着。你我只见凤山几个小卒子冲锋陷阵,却不见三邪之中任何一人,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弦不樾摸着自己的喉咙,咿咿呀呀张合,然吐不出半个字。

登时瞪大了眼睛,起身看向座上的女人。

一枝春也起身,踱步道:“我知道你在想在什么?但是,王城出事不见宗门任何援助,这本就反常。

纵然有几个软骨头,却也不该全是。

不是吗?”

弦不樾想要说什么,猛的发现自己说尽言辞也是苍白。

良久,才木木然扶几落座。

他清楚一枝春说的都对,可正是因为清楚,才深深觉得绝望与无力。如同一层层束缚紧紧锁住自身,任你穷心竭力,挣脱不了分毫。

不管怎样,结局似乎都已经写好注定。

区别只在,不争,一定是死。

争,或许有一线可能。

道:“百里素鹤此去,便是为了此间原因?”

一枝春侧眸,半是回转身形道:“非也。”

“那是因何?”

“说来惭愧,敝楼出了宵小之辈协助外人唆使御魂门解印人,私出本楼。

而百里素鹤,正是去阻止。”

“为何?”

“人心。”

人心……。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swap.i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